2016年12月20日 星期版面导航首页|晋中日报|晋中晚报
上一篇2016年12月20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

临危受命歌大风

—— 解析杜继英带领下石勒村领跑脱贫攻坚的典型实践

本报记者 张志丽

下石勒,原是和顺县李阳镇数一数二的贫困村。600多口人的村庄,贫困人口超过了500人。“好女不嫁穷石勒”,村里的33条光棍见证过下石勒彼时的穷困。

2011年起,村里的“日能人”杜继英临危受命,挑起了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重担。几年下来,村里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11年的2293元,提高到2015年的5289元,2016年预计可达到5700元。

如今,这个半石半土的小山村,已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,成了姑娘嫁人的首选村,当年见证贫困的33名“老大难”,已全部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。

临危受命,杜继英成为乡亲们脱贫致富的希望所在

回村当干部前,杜继英已是村里率先致富的人,并成为全村第一个买私家车的人。但是,2010年底,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杜瑞英倒在了为村民卖葱的路上。杜瑞英正是杜继英的亲二哥。

杜瑞英的突然离世,不仅是家里的巨大损失,也给村里造成了一时混乱的局面。杜瑞英当村支书时,组建起一支劳务输出队,集中了全村大部分青壮劳力,常年在外打工。现在他去世了,村民劳务输出的资金还未收回,眼看年底结算期快到了,大家的工资面临无法兑现的风险。村民们忧心忡忡,眼巴巴地盯着事态的发展变化,期待上级政府尽快拿出对策。

经过紧张考察,李阳镇党委决定让“致富能手”杜继英挑起村里的担子。

当时杜继英正在县城开旅店,生意红红火火。说实话,他不想回去。但是,当他了解到村民们的担心,想到年终有可能兑现不了工资时,心里就有些打鼓:如果一旦出现上述局面,村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,而且必定会增加埋怨情绪,引起村情动荡,对二哥的形象和声誉也会造成影响。考虑到这些因素,杜继英觉得,于家于村而言,这副担子他不能不挑。

就这样,当时连党员都不是的杜继英,被推到了前台,担任了下石勒村的“一把手”。

不干则已,要干就要全力以赴,这既是杜继英的性格,也是他的决心。“为了乡亲们那份期待,为了镇党委那份信任,也为了二哥的在天之灵,我横下一条心,就是脱皮掉肉也要干好,必须干好,没有退路!”

村里工作千头万绪,收回欠款乃是当务之急。当时人们的合同意识不强,大部分业务都是通过杜瑞英口头承揽的,并没有书面契约。杜瑞英过世,好多账死无对证。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,欠款收回了一些,但很不理想。由于当时还有多项工作需要开展,杜继英没有时间、也没有精力打官司,一些账目只好作为死账处理。20多万的欠款,他想办法找镇里、县里要了一点,找亲戚朋友借了一点,最后,还差那么一点。杜继英一合计,狠心卖了自家的汽车垫了一点。村民的债务最终如期偿还,他也由此赢得了村民的信任。

这件事同时也给杜继英提了个醒,劳务输出也要规范管理。考虑到下石勒村传统的务工优势,2011年,村里正式成立了劳务输出合作社,由合作社统一承揽和管理,采用家家出人、村委记工、款到算账的形式,让全村人家家有收益。这种方式在全县独一无二,受到了县、镇领导的高度肯定。几年来,这支劳务输出大军,不仅在和顺县打出了品牌,足迹还远到左权、昔阳等地。劳务收入也成为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,每人每年最高可达2.5万元,最低的也能收入5000元。

村民侯正斌就是劳务输出的受益者。他家里5口人,却只有他一个壮劳力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,父母去世都是借钱出殡。2012年起,在村里的安排下,他参加了劳务输出,年底就有了2万多元的收入。

破釜沉舟铺开土地整理工程,千亩良田成为下石勒脱贫致富的保障

杜继英上任之后,没有“急着干”,而是“到处看”,他在寻找适合下石勒村发展的致富产业。

然而,下石勒村人多地少,无论发展什么产业,土地都是制约因素。

村里本就缺地,2012年阳煤集团又征用了村里的好地240亩。说实话杜继英感到有些心疼,总想着找个办法补回来。

一番思谋,他决定举债铺开1000余亩的土地整理项目。项目甫一公布,村里就“炸开了锅”,村民们觉得借贷巨额资金整地的做法太冒进,不妥当。

“说一千、道一万,不如做出样子给人看。”杜继英顶住压力,决定先实施南沟口改河造地项目,一来是因为南沟河直对村口,老人们总说风水不好;二来是夏天山洪暴发,对村庄的安全构成威胁。历任村干部早有实施改造的打算,都因为投资太大未能如愿。

经过测算,这项工程最少需要80万元。“如果等筹集好资金再动手,恐怕再等20年也干不成。”杜继英决心一定,就义无反顾,“不管三七二十一,干起来再说。”他把村里的青壮劳力拉上了工地,靠着人力一锹一镐开挖,硬是把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成了。第二年这块地种上了茴子白,当年就有了9万多元的收益。

有了南沟口的成功经验,杜继英又把目光盯上了圪岭垴。这里原是一座土山丘陵区,80亩土地支离破碎,产量很低。杜继英吸取南沟口的治理经验,采用“农业学大寨”的方式,搬山填沟造平原。投资40万元,大干55天,140亩优质土地整理出来了。

圪岭垴工程完工后,省财政厅在李阳镇的扶贫工作队发现了这一情况,他们问杜继英:“这么大的工程,资金从哪来的?”杜继英说:“没有资金,是我们自己抵垫干的。”扶贫队大为惊讶:“别的地方给了钱都干不好,你们没有钱还敢干?”杜继英接着说:“榆树垴还有700亩类似工程,我们还想继续干!”扶贫队工作人员被惊得说不出话来。回去后就把下石勒的情况向上做了汇报。没多久,省财政厅破例把下石勒的工程列入农业综合项目,拨款260万元,支持开发榆树垴土地整理工程。

土地造出来后,村里进行了流转,成立了合作社,杜继英带领村民以土地或资金的形式入了股。通过两年的辛苦经营,不仅还清了债务,增加了农民收入,还为集体经济扎下了“富根”。

脱贫,靠天吃饭不行,小打小闹也不行,因地制宜选择适合村情的富民产业才是关键

推进脱贫攻坚,没有产业支撑就是一句空话。

说到产业的选择,杜继英没少交“学费”。那两年填沟造地完成后,村里新增的地块种满了茴子白。而市场行情的变化,结结实实给他上了一堂大课。2014年,几百亩茴子白丰收在望,按照往年的行情,少说也能收入上百万元。但是,临近收获季节,往年3毛多一斤的茴子白,5分钱都无人问津。杜继英急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。后来在市县领导的关心帮助下,才解了燃眉之急,挽回了一点损失。

痛定思痛。当年收罢秋,杜继英就带领村民着手修建了恒温菜窖,为蔬菜的错峰上市做好了准备。之后,又投资80万元在村里建设了24座拱棚,种植反季节蔬菜。

拱棚建设期间,杜继英和其他村干部及普通党员,每天带头深入田间地头参加劳动。为了赶进度,他们赤脚在大棚里浇水。和顺属于高寒山区,5月初气候很冷,水温冰凉,男劳力还不要紧,妇女们居然也赤着脚在里面插秧。此情此景,让杜继英这个党支部书记也感动得掉了泪,并更加尽心地带领大家奋斗在工地上。那一段时间,杜继英体重掉了8斤,晚上回家吃饭前,总要先用冷水洗把脸,否则吃饭吃到中间就累得睡着了。

党员们的行为深深地影响着村民,在拱棚施工最紧张的40天里,村里的青壮劳力早上4点出工,晚上9点半收工,一天两顿饭吃在田间地头,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,更没有一个人退缩。连退休教师李贵珍也和年轻人一样出工出力,村干部们劝都劝不回去。

2015年,在调整种植结构中,杜继英琢磨着,能否打破和顺无霜期较长不能种红薯的传统观念?他请来技术员看气候、测土壤、观水源,最后的结论是下石勒村适合种植红薯。说干就干,村里当年就试种了50亩红薯,平均亩产达到2000公斤,并且以每公斤1.2元的价格全部销空。

杜继英千方百计引进了农业科技公司,在村里破天荒地建起了工厂,村民成了企业员工,拿到了工资性收入,并订单种植了500亩万寿菊,公司以每吨1200元的保底价收购,种植户直接收入可达3000元。

村里有了自己的产业,地里的、棚里的、厂里的,村民打工不出村,在家门口就有干不完的活儿。“一个好劳力,只要勤劳、肯干,一年可以收入两万多元。”杜继英说,这才是“本质脱贫”。

大胆复制下石勒模式,石勒沟8村乡亲将率先实现高质量、不反弹的全面脱贫

五年攻坚,穷石勒实现了漂亮转身。

村里先后成立的百人劳务输出、养牛、双孢菇种植、万只笨鸡养殖、千亩蔬菜种植5个专业合作社,覆盖了全村225户,村民人人入社、户户分红,实现了稳定增收,也壮大了集体经济。

土地流转有租金、门口打工有薪金、集体分红有股金,村民依靠这三项收入,人均年增收5000元左右。

如今,村民的温饱问题彻底解决,大部分人家住上了新房,还有60多户买上了小轿车。在和顺县脱贫攻坚的实践中,下石勒走在了其他村子的前面,成为和顺县率先脱贫的一部分。

成就面前,杜继英并没有打算“喘口气”、“歇一歇”,而是准备继续不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。

“下一步,我们将按照县委的安排,发挥好下石勒村的辐射和带动作用,在石勒沟所在的8个村组建党总支,带领周边村走共同致富的道路,力争三年内实现8个村342户948口人高质量、不反弹的全面脱贫!”新的任务面前,杜继英信心十足。

所有内容为晋中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